没有固定,不必关注,避免打扰到您。
想啥写啥,不会弃坑,何时填完未知。
love风云月

《箭在弦上》第15集 荣石部分 对白

 @爬墙中的猫 

这集蛮多的。有些是荣石的表情特写


01:33咖啡馆地下室

荣石:有句话,我埋在心里很久了,希望你,你能给我个机会,让我照顾你,让我保护你,保护你一辈子。保护你一辈子。

一航:我刚死了丈夫,你就对我说这样的话,你觉得合适吗?

荣石:我知道……可是我觉得越是在这时候,越需要有人照顾你,越需要有人保护你。

一航:我说了,我什么都不需要。(将咖啡递回给荣石)

(荣石将小抄收回,欲言又止,踌躇了一会端着咖啡站起身)

( 荣意等人对话略过)

 05:28咖啡馆地下室

一航:你该走了。

荣石:好,那就不,不打扰了。

(荣石离开地下室,走到咖啡馆)

荣意:起初吧,还以为他对她只是内疚,没有及时把日本人来的消息报告给她爸爸。每次她们出来杀日本人的时候,他都十分担心。他时时刻刻都在关心着她。

樊晓燕:谁呀?你赶紧说呀,都急死我了。

荣意:就是……(看到哥哥来了就没说下去)

樊晓燕:谁呀?谁呀?说呀?

荣石:晓燕,快去照顾大小姐吧。

樊晓燕:唔……哦。我……我……(只好走了)

荣石:二小姐,有樊晓燕在,你就放心吧。你自己也多注意休息。

二航(点点头):嗯。

荣石:荣意,我们走。

荣意(点头):哦。

二航:哎,等一下。

荣石:荣意,你在外边等我。

荣意(点头):哦。(离开)

荣石:怎么了?二小姐。

二航:其实……我也是……

荣石:什么你也是?

(二航害羞离开)

08:21荣公馆

荣石:面馆不安全,得把徐锦川尽快转移到咖啡馆。(坐下)

(索杰点点头)

荣意:对了,他说有一个叫清水二十三的狙击手特别厉害,这两天就要到承德了。要在他来承德之前,把他姐姐和妹妹送出去。

荣石:清水二十三?

荣意:嗯。

索杰:如果连徐锦川都给了这个叫清水二十三的这么高的评价,那竹木一直担心徐一航会打这批军备的主意,他会不会派清水二十三来押送啊?

荣石:很有可能。

索杰:那对咱们可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啊。

荣石:能不能想办法,把他挡在承德以外?

(索杰微微点头)

荣意:哥,那我先上去了。

荣石:嗯。(没等荣意走几步)哎,你等一下。(站起身走到荣意面前)你对徐二航都说什么了?

荣意:怎么了?

荣石:她今天跟我说了一句“我也是”,我没明白。再问她,她又不说了。

荣意:“我也是”?我不知道。

荣石:嗯。上去吧。

荣意(自言自语):“我也是”?(忽然想到了)坏了!坏了坏了!坏了!

荣石:怎么了?

荣意:我……(望向索杰)

索杰:大少爷,大小姐,那我先回房了。

荣石:嗯。

(索杰离开)

荣意:我刚才说……

荣石:说什么?

荣意:你爱上了一个人……她不会以为是她自己吧?

荣石(立马站起来):要不你就别说,要说你就说清楚!

荣意:我是想说清楚,你不就在那个时候出来了吗?

荣石:走走走走走……

荣意:我以为她能听明白的。谁知道她往自己身上想。

荣石:我发现了,你就是老天爷专门派来害我的。

荣意:哥,我不是。

荣石:不是什么?传个话你都传不清楚还不是什么呀?

荣意:那我去帮你解释清楚?

荣石:当然得你去解释!你不去说还我去说啊?

(荣意趴在哥哥膝盖上~)

 16:04羊记面馆

徐锦川:我可以先帮你们铲除了清水二十三再走。但是你们先帮我把我姐姐妹妹送出承德。

荣石:你有把握吗?

徐锦川:没有。

荣石:我之前跟你姐有个计划,就是她会帮我劫下日本人的军备,包括被你炸掉的那批军火。

徐锦川:如果我有幸活下来的话,我来做。

荣石:这个清水到底有多厉害?

徐锦川:他的枪法我没有见识过,只知道他是日本狙击手全国冠军。他的战术我也没有见识过,但每次和他见面的时候,他的站位看似简单随意,实则无懈可击。不管发生什么变故,他都能随时移动到最有力的的位置。他的心理素质,已经达到了我爷爷的水准。如果他真想杀我,我已经死过两次了。

荣石:如果,在你设伏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呢?

徐锦川:迫使他放下枪,我占据主动,可能有机会。

荣石:放下枪?

徐锦川:嗯。清水二十三曾经对我说过,枪对箭具备先天优势。

荣石:那你的伤?

徐锦川:皮肉伤,不成问题。

荣石:高手过招容不得半点闪失,否则你姐也不会输给吕良彪。

 19:36 关东军审讯室

杜义恩:将军。

井口:荣先生,大小姐,请。

(众人望着刑讯架上的赵政文三人)

杜义恩:说,再不说,你们就皮开肉绽了。

竹木:中国人的刑罚太温柔了。把他们两个放了。

(荣石蹙眉望向竹木)

杜义恩:是。放了!

竹木:李东胜,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说不说?你们两个说也可以。如果你们说了,他不但不会再继续受刑,你赵政文也会马上被提升为连长。

(荣石一直蹙眉似在沉思,赵政文和张长武没有说话)

竹木:用刑。

(井口拍手示意,手下牵来狼狗,荣意有些怕了)

井口:放狗!
荣石:慢着!(望向竹木)我替他们说吧。那个袁世良告诉他们,救走徐一航的不是吕良彪,是我荣石。将军想听的不就是这句话吗?

竹木:我想听的是实话。

荣石:将军听没听说过屈打成招这句话?(转向李东胜)兄弟,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,你我也没什么交情,犯不上为我受这些皮肉之苦。将军想听什么,你就说什么。说吧。

李东胜:我恨你们荣家人,但这么大的事儿,我不敢说谎。

竹木:好,动刑!

荣石:将军,你什么意思?

竹木:他今天说什么都不重要。就算他说是你荣石救走了徐一航,我也不会信。我今天请你们贤兄妹来,是为了参观一下我大日本帝国的酷刑。

井口:放狗!

(狼狗冲向李东胜开始撕咬,荣意吓得把头埋在在哥哥怀里。荣石搂着她要带她离开,井口拦着他们。荣石立刻拔出手枪对着井口的下巴。)

荣石:把我妹妹吓出个好歹,老子要你的命!

(井口笑着退开)

杜义恩:将军,他死了。

 22:37审讯室(主要是看荣石的表情)

(荣石有些痛心地带着妹妹离开,竹木又带他们到另一个刑房,看到荣树和正被鞭笞的吕良彪。)

竹木:住手!

军官:嗨!

荣意:(跑到荣树面前)荣树!

荣树:姐,哥,没事,他们不敢打我。

(荣石点点头)

井口:让我来!

军官:嗨!

井口:(走近吕良彪)吕良彪,我再问你一次,你说不说?

(吕良彪没反应)

井口:不说也好,这样,你就有机会好好地享受我们大日本帝国的酷刑。

(吕良彪吐了井口一口气,井口开始对其动刑。切到荣石和竹木,荣石的眼神有些不忍)

井口:说出来!说不说?

吕良彪:我说,说……

(切换到荣石和竹木,荣石估计在思考怎么应对)

井口:告诉我,义勇军在哪里?

吕良彪:在……在雾灵山……一个……咳咳

井口:大声点。

吕良彪:在……在……在……在雾灵山……(中间切换了荣石和竹木的镜头,荣石神情凝重)

井口:(把耳朵凑过去)说!

(吕良彪猛地一口咬住了井口的耳朵,井口惨叫,其他人都惊住了。)

竹木:杜团长,给井口君包扎一下。

(荣意害怕地抱紧哥哥)

 24:33审讯室(两兄弟演戏蒙混过关)

荣树:哎!人家就两只耳朵,让你和索杰一人吃了一个,哈哈哈哈……

竹木:军犬!

(荣意吓得惊叫,花容失色)

荣石:将军,请允许我妹妹先离开这儿。(荣树此时的眼神看来应该是知道了姐姐很怕狗,算是几集后的铺垫吧)

(竹木点头,荣意惊慌跑了出去,荣石有些心疼地看着妹妹离开。)

竹木:带进来!

吕良彪:来啊!放狗咬我啊!咬啊!

竹木:动刑!

(狼狗跑过去撕咬吕良彪,荣石不忍看)

荣树:吕良彪,你记住了!以后有机会出去,可别好了伤疤忘了疼!

(吕良彪惨叫,荣石没眼看,荣树也看不下去了。)

荣树:哎!他这么为你们卖命,你们还这么对他!这以后谁还敢为你们卖命啊!竹木!……将军,你就放了他吧,他真不知道义勇军在哪儿,救走徐一航的真的不是他!

(竹木和荣石立刻望向荣树)

竹木:停!退下!

(荣石一副“糟糕了”的表情)

竹木(走近荣树):是谁救走了徐一航?

荣树(和哥哥对视了一眼):我哪知道?

竹木:你怎么知道救走徐一航的不是他?

荣树:这,这还看不出来吗?他要是知道他早说了。

竹木:你都知道些什么?

荣树:我?我就知道刘备为了收买人心,差点儿把自己孩子摔死了。所以才有人为他卖命。(切换荣石的镜头,在想着怎么帮弟弟圆谎吧)就你们这样的,不是逼着人家背叛你们吗?哥,你都看见了,他们就这么对待为他们卖命的人,你一定要答应我,你再帮日本人干一件事,你就不是我哥,我就死在你面前!

荣石:(开始演戏了)荣树!你现在告诉哥,你都知道些什么?

荣树:我什么也不知道啊。

荣石:那你怎么知道徐一航不是他救的?

荣树:吕良彪为他们卖命,浑身上下让徐一航射了好几个窟窿,他们还这么对他。哥,你也是为他们卖命的,你觉得她们就不会这么对你吗?

荣石(望了竹木一眼):就因为这个?

荣树:就因为这个。

荣石:我不相信。

荣树:竹木纯一,你就凭我替吕良彪说了句话,凭什么断定我知道什么呀?

荣石:荣树,我告诉你,你刚才那句话不仅让将军怀疑,我都被你吓了一跳。你听好,你是哥的亲弟弟,你哥现在对将军还有用。就算你知道什么,你做了什么,将军看在我的面子上,也不会为难你。

(荣石望向竹木,竹木点头)

荣石:所以,你都知道什么,实话实说,听明白了吗?听明白了吗?

荣树:好,我说实话。是……井口植树就走了徐一航,而且,是竹木纯一指使井口植树就走了徐一航。竹木纯一背叛了关东军,联合城外的义勇军,要拿下承德!

荣石:不许胡说!

荣树:是你们逼的,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非要我说,不说怎么办?

竹木:二少爷,你很幽默。

吕良彪:你们哥俩别在这儿一唱一和的了。救走徐一航的就是你们荣家的人!

荣树:欸?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。我好心替你说话,你反倒栽赃我们!

吕良彪:谁栽赃谁啊?我比谁都清楚。我是清白的。(荣石和竹木对视一眼)将军,您到现在都看不清楚,那是因为您在怀疑我。如果抛开我,你仔细想想,有谁有这么大的能力,能干得了这么大的事!

竹木:很简单,荣会长会以他特有的方式来证明荣家的清白。二少爷,我再给你三天时间,替你们荣家考虑考虑。荣会长,好好劝劝你弟弟吧。

荣石:将军放心,我一定让他说实话。

(竹木微微点头)

荣石:将军请。

(竹木望了吕良彪一眼,离开。特写荣石伸出去的手。荣石暗示了下弟弟后离开。)

 29:50避暑山庄竹木办公室

竹木(倒茶):荣会长,三天以后,请把物资交给我。这次筹集多少算多少。

荣石:将军放心,我会尽力的。

竹木:请。

(两人喝茶,荣石望了一眼旁边的鹦鹉笼子)

荣石:对了将军,这两只鹦鹉我得拿回去了。离家久了,它们真的会生病的。

竹木:唉,这两只鹦鹉给我带来了很多乐趣。荣会长,我以后可不可以请它们回来做客?

荣石:当然。只不过这两只鹦鹉是我弟弟从小养到大的,如果将军实在喜欢,荣某再专门调教两只给将军送来。

竹木:拜托了,荣会长。

鹦鹉:拜托了,荣会长。拜托了,荣会长。拜托了,荣会长。拜托了,荣会长。

 31:01荣公馆客厅

(耿宇用日语审着鹦鹉,一无所获)

荣石:不争气的东西。你们俩再审会儿吧,我上楼看看荣意。

 31:51荣意卧室

(荣意躺在床上,鲁宜萱在旁边安慰她,荣石进来后荣意扑进哥哥怀里。)

荣意:哥,我好害怕。他们实在太残忍了,他们根本就不是人!

(荣石一直抱着妹妹,神情凝重)

 32:17荣公馆客厅

荣石:怎么样?

耿宇:来来回回就这么几句,我看很难发现新的线索。

索杰:这几句话重复的频率较高,容易记。如果是一些隐秘的话,他们不会说太多次,鹦鹉很难记住。

荣石(点点头,指着鸟笼):把它给我拿过来。

(耿宇把鸟笼递给荣石,荣石放在桌上,打开笼子门)

荣石:下去!(用鸟食引诱鹦鹉)想吃吗?来,说了就给你们吃。(微笑看着鹦鹉)

鹦鹉:(日语)明晚。明晚。

耿宇:(翻译)明晚。

鹦鹉:(日语)承德见。承德见。

耿宇:(翻译)承德见。

鹦鹉:(日语)承德见。

(荣石若有所思)

 33:38咖啡馆

荣石:指的肯定是清水二十三,就是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时候说的。这个“明晚”指的是今天晚上,还是明天晚上?

徐锦川:我是在安徽境内把他甩掉的。那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不管他用什么办法,今天之前,他不可能到达北平。

荣石:那就是说这话是今天说的,清水二十三明晚到达承德。

(插清水和助手的画面)

 34:41咖啡馆

(徐锦川在地图上画着)

索杰:北平到承德骑马的话要一天时间,很难走,还要路过长城战区。这一路上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意外情况。

荣石:没有必要骑马,更没有必要冒险经过长城战区。如果乘车绕行察哈尔,今天晚上同样能到。

徐锦川:我记得,在察哈尔康源县城外十五里,有一片树林。林子里有个破庙,这是绕道察哈尔取道承德的必经之地。如果现在出发,明天拂晓之前应该可以赶到这里设伏。

荣石:他在路上,你在庙里,怎么设伏?

徐锦川:把路挖断。只要能让车停下来,我就有办法把他引到庙里去。

索杰:挖路不成问题,康源有我们的兄弟。

徐锦川:那太好了。

荣石:可康源已经被日本人给占领了。而且,这个地方距离康源县城太近,你最好还是速战速决。不管结果怎么样,迅速撤离。

(徐锦川点点头)

荣石:要不要让徐二小姐……

徐锦川:不行,我自己去。

荣石:徐二小姐的箭法不在你和你姐之下,但我实在理解不了,徐大小姐被打成那样,她都不放箭,为什么?

徐锦川:小时候,我们和爷爷上山打猎……二航不舍得杀生……(回忆小时候二航误杀孩子的故事)你想想,二航连一只兔子都不敢杀,何况是一个人呢?在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

二航经常从梦中惊醒。以后就再也不敢拿箭对着人了。

索杰:看来,她就算跟你去了,也帮不上什么忙。

荣石:别勉强。杀不了他,阻挡两天也可以。只要不是他去押送这批军备,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。准备一下吧,你必须马上出发,让索杰和荣意开车送你出城。城外给你准备了一匹快马。

(徐锦川点点头。)

荣石:有什么难处吗?

徐锦川:没有。

评论(2)
热度(2)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love风云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