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固定,不必关注,避免打扰到您。
想啥写啥,不会弃坑,何时填完未知。
love风云月

《箭在弦上》第14集 荣石部分 对白

 @爬墙中的猫 

14集应该是比较完整了,其他都是零散的~~ 8.9.10.11.12.17.41记录了一点儿

写文的时候需要所以记录了一些。

时间轴是根据乐视下载的视频看的,包括了片头时间


第十四集

【01:33 荣公馆客厅】

荣石:将军,你走不了了。让我弟弟妹妹走,还有鲁大小姐、索杰和我所有的兄弟,一个也不许碰。

竹木:你还有资格跟我谈条件?

荣石:当然。

竹木:看来你给自己准备了资格。

荣石:你们一向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,所以我们之间没有什么道理可讲。再说我也没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,所以这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别想走。我们一起完蛋。

竹木(环顾四周):你装了炸弹?

荣石:将军不妨蹲下来自己参观一下。

(竹木蹲下看到炸弹)

荣石:将军,有这么多人陪着我们一起上路,我们不会寂寞的。黄泉路上,我们接着斗。

(赵政文骑自行车火速冲向荣公馆)

赵政文:闪开闪开!闪开!都闪开!闪开!

(荣树冲动闯入客厅)

日伪军:别动!别动!别动!

荣树:哥!哥!

荣石:谁让你进来的?出去!

竹木:拦住他!

荣树:哥!

竹木:既然进来了,就一起上路吧。怎么样,荣会长?

(赵政文赶到荣公馆)

赵政文:都闪开!

(扔下自行车跑进客厅)

赵政文:将军!将军,袁世良醒了。

竹木:他说了什么?

赵政文:将军,袁世良说,徐一航是吕良彪救走的。那九个人都是他安排人干掉的,就他一个人活着回来了。

竹木(站了起来):你再说一遍,大声说!

赵政文:袁世良醒了!徐一航是吕良彪派人救走的,那九个人都是吕良彪派人干掉的,就他一个人活着回来了。结果,结果被荣大少爷的车给撞了。

竹木:这倒出乎我的预料。

赵政文:将军,袁世良已经醒了,您回去一问就知道了。

荣石:等等!你们这种随机应变的能力,还有处理危机的方式,荣某有些看不懂了。

竹木:也许,这真的是一场误会。

荣石:误会?将军的推理能力让我无法反驳。请问误会出在哪里?

竹木(叹气,坐下):所谓推理,不过是一种猜想。荣先生你一向爱面子,吕良彪抓了你弟弟妹妹,本就使荣家颜面扫地,如果在查车这件事上再输给吕良彪,荣家以后在承德就更抬不起头了。其实不让查车,也不一定就能说明是你送走了徐家姐妹。

荣石:那徐二航为什么是从城外进来的?

竹木:既然有抗日分子能混进城里来,那么有人能混出城去也就不稀奇了。

荣石:原来将军什么都知道,只可惜我无法验证这是将军的真心话,还是一种化解危机的方式。

竹木:请相信我。

荣石:将军,如果刚才我对你说请你相信我,你相信吗?我需要证据。我需要证据来证明将军的这些话是不是真心话。

杜义恩:荣会长,请注意你对竹木将军的态度。

竹木:荣会长没有失礼之处。荣会长,你同样拿不出我说谎的证据。

荣石:吕良彪是杀害徐家的主力军,徐家有一半的人死在他手上。他会救徐一航?

竹木:是啊?

赵政文:我也觉得奇怪,可袁世良就是这么说的。将军,袁世良已经醒了,要不……要不您几位亲自去问问他。

荣石:那吕良彪真是太走运了。能拿住他的人,都没机会能走出荣家。

井口:荣会长,你就真的不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了吗?想想你的弟弟,他可是无辜的。

荣石:拿一个连你们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来骗我,我荣某从军多年,什么阵仗没经历过?什么阴谋诡计没见识过?

杜义恩:荣会长,你说话的口气怎么这么硬气啊?

竹木:自己往桌子底下看看就知道了。

杜义恩(看到桌下的炸弹吓尿了):荣会长,你这是干嘛呀?干嘛呀这是?别这样。

竹木:荣会长,如果是我们帝国军人,明知道这间屋子里有炸弹,也照样敢进来拆除。但是,一个投降过来的人,吓成这样的中国军人,也敢进来排雷,你相信吗?

杜义恩:荣会长,他说的是真的。你看,他从医院赶过来,你看,跑得满头大汗,你看那汗珠子还没干呢。真不是假的。这事儿绝对是吕良彪干的,跟您没什么关系。竹木将军,您说是吧?

竹木:这个汗珠子假不了。吕良彪的事情虽然没弄清楚,但是这个汗珠子至少可以证明,这不是我们为了化解危机采取的临时措施。惊恐的眼神,形体,包括颤抖,都是可以装出来的,但是汗,没那么容易装出来。好吧,既然荣会长执意要和我们同归于尽,也让我们死个明白。回答我几个问题,好吗?

荣石(点头):请问。

竹木: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讨热军司令部门口?

荣石:我看到了避暑山庄内火光冲天,估计是军火库被炸了。我急忙想去向将军汇报情况,才慌不择路撞了人。

竹木:我们在天台目睹徐一航被打的时候,你为什么忽然离席?

荣石:在天台上我就已经向将军解释过了,尿急。

竹木:回来的时候,手插在后腰里干什么?

荣石:摸枪。刚上完厕所,枪在腰带上没挂好。(笑了笑)将军,你觉得如果我当时真的想拔枪,在座的各位还能活到现在吗?

(回忆)

竹木:现在脚可以放下来了吗?

荣石:我需要将军向我道歉。

竹木:等我把这件事情查清楚以后,我会向你道歉的。现在,你要的脸我已经给你了,至于你自己要不要,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。徐一航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,徐二航不敢杀人,徐锦川也受了伤,三天之内,我请您帮我找到他们,包括徐家姐妹的那两个丈夫。否则,你弟弟就回不来了。我相信这些照片,对您应该有所帮助。虽说君子不夺他人之好,但是这两只小鹦鹉对关东军好像比承德人还友好,也许它们也想换个环境生活。

荣树:别动我的鸟!

荣石:荣树!东四省都让人家拿走了,还何况这两只鸟啊?将军要真喜欢就拿去玩,不过我要提醒将军,这两只鹦鹉如果离家久了,会想家的。

竹木:好,过两天我就给荣会长送回来。

(竹木一行人离开)

荣树(被带走):哥!哥!哥!

(客厅外)

荣家手下:二少爷!二少爷!

荣树:都别动!别动!他们人多,别跟他们死磕,听我哥的。

井口:将军,觉得荣石说的会是实话吗?

竹木:答案全在袁世良的嘴里,回去一问就知道了。(望向赵政文)让他也上车。

杜义恩:赵政文,上车!

赵政文:是!

(索杰众人走进客厅)

索杰:大少爷。

荣石:嗯。帮我把脚拿下来。

索杰:怎么了?

荣石:麻了。

索杰:麻了?

(索杰蹲下发现桌下炸弹,小心把荣石的脚拿下来)

索杰:好了,好了。没事吧?

荣石:没事儿。

索杰(拿起照片):唉,战无不胜的徐铁军。

鲁宜萱:太惨了。

荣石:把照片收起来,不能让他们看到。

索杰:好。

 【19:33 荣公馆】

荣石(慵懒的坐姿):赵政文为什么要替我解围呢?要不,先和他接触一下?

索杰:最好不要接触。万一让竹木感觉到我们之间的联系,不但会破坏他的计划,还会把我们再卷进去。我有一件更担心的事,那两只鹦鹉。

荣石:还记得去年,荣树和荣意大吵了一架,一个月都没说话是为什么吗?

索杰:我记得,鹦鹉把大小姐的秘密告诉了二少爷。

荣石:没错,打那以后,鹦鹉就再也听不到我们的秘密了。但是,竹木未必有这好习惯。

索杰:这么说,大少爷是故意让他拿走的?

(荣石笑而不语)

索杰:目前,那批物资已经给日本人备好了,如果弹药库不被炸,明天一早就可以和物资一起上路了。

荣石:要不就先把物资提供给他们吧,劫一批算一批,正好张贺也急等着用呢。

索杰:我看还是再等等吧。军火是前线急需的物资,估计他们会很快再调一批来。

荣石:有道理。那就等下一批军火到了,再给他们物资吧。

 【28:02 荣公馆客厅】

(荣意急匆匆进来)

荣意:哥,荣树他会不会有事啊?他们会不会打他呀?

荣石:不会,他们不敢。

荣意:那三天后我们该怎么办?

荣石:放心吧,哥心里有数。

(荣意将哥哥手里的照片拿过来看)

荣石:对了,徐锦川现在怎么样了?

荣意:那个人太让人失望了,我现在都不想提他。对了,哥,徐一航她醒了没有?

(荣石没回答,低下了头。荣意走了过去坐在哥哥身旁)

荣意:哥。哥,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人家。哦~我知道了,你就是怕再见到她以后变结巴了。

荣石:你怎么知道?

荣意:樊晓燕告诉我的呀。

荣石:嘴真快,什么都说。

荣意:哥,我告诉你一个方法,你就把你想说的话全部写下来,再背下来,这样你再见到她不就不结巴了嘛?

荣石:嗯,好主意。

 【29:27 荣石写小抄】

荣石OS:你醒啦?我已经把金大夫调过来了,他会二十四小时照顾你,他就在上边。他是学西医的,樊晓燕是学中医的,中西医结合,你的身体能恢复得快一些。

(回忆一航挨打)

荣石OS:有句话我埋在心里很久了。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照顾你,让我保护你。

 【30:40 咖啡馆地下室】

樊晓燕:大少爷。

荣石:嗯。一直没醒啊?

樊晓燕:没呢。

(荣石走过去,被封三拦住)

封三:欸?还没醒,不能看。

樊晓燕:你干嘛呀?大少爷懂西医,你让他看看。

荣石:算了,晓燕。你知道病情就行了。

(樊晓燕悄悄话示意荣意支开封氏父子)

荣意:哎,你们两个,跟我出去一下。

封义:干什么呀?

荣意:有事儿。(对樊晓燕和徐二航)你们两也出来吧。

(咖啡馆)

荣意:我得好好问问,到底怎么回事?

封三:哪件事啊?

封义:三叔,爹,她问的肯定是那事儿。

(地下室,剩下荣石和一航,荣石伸手覆上一航的手,又伸手摸她的脸。一航忽然醒了。)

荣石:别,别,你别误会。我,我就是想看看你烧退了没有。

一航:谢谢。

(荣石掏出小抄)

荣石(笑):你醒啦?

一航(白眼):我们不是说过话了吗?

荣石(懵逼):对,对对。(继续看小抄)徐大小姐,我已经把金大夫调过来了,他会二十四小时照顾你,他就在上边。他是学西医的,樊晓燕是学中医的,中西医结合,你的身体能恢复得快一些。

一航:这份债我必须欠下了是吗?

荣石:不……

一航:已经欠很多了……不要再加了。

(荣石欲言又止,转头看到咖啡机。)

荣石:要不……我先给你煮杯咖啡?

(荣石起身来到桌子前煮咖啡,一航艰难坐起身看着他,恍惚中想起了赵华。)

(荣石将煮好的咖啡递给一航,一航含泪扭过头去。)

荣石:对,对不起。我不是故意让你伤心的。你尝尝。

一航(接过咖啡闭眼轻嗅):这是他留给我最后的味道。(尝了一口)你煮得很好,就是没有他的味道。他从上中学开始,就学着煮咖啡,已经煮了上百斤咖啡。

荣石:那……那我……我回去再好好练练。

一航:不,你煮得很好,每个人煮的咖啡,味道都不一样。

荣石:那以后……我就经常给你煮。时间长了,你也许就能适应……适应我的味道。

(一航放下咖啡)

荣石:徐,徐大小姐……(掏出小抄)有句话,我埋在心里很久了,希望你,你能给我个机会,让我照顾你,让我保护你,保护你一辈子。保护你一辈子。


评论
热度(3)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love风云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