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固定,不必关注,避免打扰到您。
想啥写啥,不会弃坑,何时填完未知。
love风云月

【令后】璎璎向容(31)容音

  璎珞从未想过皇后的少女时代会是那样的精彩灿烂,或许很多人都会以为她从前和现在一样,温柔贤淑。

  璎珞忽然猜到皇后会突然感伤的原因了。

  皇后继续回忆着……

  “那时候皇上还是宝亲王,我与他大婚之后,第一次去拜见孝敬宪皇后。路上,我像往常牵着他的手,旁边的嬷嬷却提醒我说‘规矩’。我只能放开他的手,看着他走到我的前面,我却不能跟上去……之后,在孝敬宪皇后面前,我又因为多说了一句话,被罚抄女则一百遍……”

  “娘娘……”璎珞心疼极了,“求您不要再说了……”

  皇后摇摇头:“自册封之日起,我就成了大清皇后,我侍奉太后,敬重皇上,善待妃嫔,治事小心。因为我怕行差踏错,被世人指责,...

【令后】璎璎向容(30)感伤

那晚,皇后静静地站在院中,抬头仰望着天上的孤月。

  她似乎有心事,偏偏明玉坐在一旁拉着悲伤的曲子,听着就让人想哭。

  璎珞忍不住了,拿来一只碗放在明玉脚下,又往碗里丢了一枚铜板。

  这一举动瞬间让明玉变了脸色,放下胡琴跟璎珞追逐起来。

  声音惊动了皇后,皇后看着她们不禁笑着大声道:“你们两个别摔着了!”

  一直默不作声的尔晴嘴角微微一翘,眨眼又换成凝重深神色,走到皇后身旁轻声道:“娘娘,您看她们在这里嬉笑打闹,太没规矩了。”

  “尔晴,她们不过是想逗本宫开心罢了,你太多心了。”

  “娘娘,长春宫一直都有人盯着,若被人看到了,一定会有人说娘娘管不好奴才,会笑话长春宫的...

【令后】璎璎向容(29)追查

  璎珞皱起了眉头:“娘娘现在挺好的,富察侍卫怎么会这么问?”

  傅恒道:“你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大宫女,忽然哭成这个样子,我自然会有所怀疑。”

  “那你也应当慎言。对了,你怎么突然来了?”

  “本来是过来看望一下皇后,没想到皇上来了。准备离开的时候正好看到你走出来,就跟过来了。”

  “你刚才不会听到我说了什么吧?”

  “我也没有偷听别人说话的习惯。魏璎珞,你究竟为何而哭?”

  “没什么。你不必揪着这事不放吧?我知道在宫里哭丧着脸不好,我这不是在这里缓缓么?”

  傅恒冷冷道:“魏璎珞,你在长春宫也有一年了吧?当初,我发觉你进宫是别有目的,所以警告你做事要三思。后来我告诉...

【令后】璎璎向容(28)拥抱

  璎珞浑身一颤,她没想到皇后有这个举动。

  她本该立刻离开皇后的怀抱的,可是那里是那么的温暖,她不舍得。

  而且她的心此时正乱,一下想起姐姐,一下想起皇后,一下又想到纯妃的话张嬷嬷的话,似乎只有大哭才能发泄。

  可她又不能说出来,她啜泣着:“没有,我就是想起了的姐姐……”

  皇后从未见过璎珞哭成这样,连眼泪也不见她流过几次,心里更是心疼,柔声道:“璎珞,当初怡嫔离世,愉贵人为此终日黯然神伤。可是她后来不是每日都开心地过着么?她告诉过我,因为她终于醒悟了,只有好好活着,才能对得起怡嫔。”

  皇后轻轻拍着璎珞的后背:“失去永琏让我痛不欲生,三年来我整日郁郁寡欢,还怨恨皇上,怪...

【令后】璎璎向容(27)痛哭

  以为皇后生气了,璎珞立刻跪倒:“奴才失言,请皇后娘娘恕罪。”

  皇后道:“你先起来,我并没有说要怪你。璎珞,你之前帮了愉贵人那么多次,你也知道她的处境,为何今天你会这么说?”

  “我只是觉得,我们不怕事,并不代表主动惹事。如果不是因为您把愉贵人接来长春宫,高贵妃又怎么会到长春宫找麻烦呢?”

  皇后微微一笑:“璎珞,你觉得我是在主动惹事?”

  “娘娘不是说过,高贵妃看您的眼神都带着仇恨。她对您的敌意很重,娘娘,我也只是担心您。”

  皇后并没说话,而是走到桌旁,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一个字:“认识这个字吗?”

  璎珞虽然跟着皇后学习读书写字,但并不认识这个字,“不认识。”...

1 2 3 4 5 下一页

© love风云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